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系统排列  >   系统排列分享  >    内容

让平静持续……

作者:Sharon|文章出处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zhaoazhen |更新时间:2011-07-28

 

  参加阿贞老师的家排工作坊,几乎没有半点迟疑。开始时候仍然担心我这极不敏感的体质,会感知不到能量场,谁知我居然非常进入状态,很容易放空自己,接受更大的能量的掌控。

  1、走向父母的练习

  我看到面前父母的代表并排站立,马上便有了反应,觉得不敢看父母,低着头开始哭,后来居然跪在地上哭,把头放在地面,一边哭嘴里一遍念叨: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我甚至不知道为何会说这句话,只觉得这句话是从腹腔发出来的。后来情绪渐渐缓和,不哭了,却仍然跪在地上,不敢抬眼看父母。听到旁边练习的同学嚎啕大哭,边哭还边喊:“你们为什么不要我?!”我一下子又开始涌起悲痛的情绪,心想:“我的父母肯定也不会要我的,我这么糟糕!”于是又开始大哭,哭得肝肠寸断,一边哭一遍转身往父母相反的方向爬,然后背对着父母,身子蜷缩成一团。当时父亲的代表不停地打嗝,捂着胃部,很痛苦,老师便让我们停止练习。后来父亲的代表告诉我,她一看到我,马上胃部开始紧缩,像是有一只手扣进去的感觉。

  这就是我跟父母之间潜藏的模式吧,我的愧疚,我跟父亲之间曾经的隔阂。。。

  2、观摩个案和进场做代表

  第二天开始做个案,每一场都非常震撼,我也曾两次入场做代表,身处能量场中完全不由自主地做出种种动作,绕场走动,倒地,拥抱,哭泣,产生种种情绪,恐惧,气愤,牵挂,爱。。。那一切,都只是流经我,我顺应着那种能量,做出种种反应,非常神奇。

  每个个案坐到案主的位子之后,会提出自己需要解决的问题,阿贞老师会静静地感知,去体会,案主真正的问题是什么,常常会有案主表达出的问题并不是真正的问题,阿贞老师会用她敏锐的感知力来判断,引导真正的问题慢慢呈现,每一个问题的呈现都让人惊讶,震撼,原来真相根本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,我们平日只是看到事物的表相和片段,很难看到实相和完整的过程。家排却能让这些真相慢慢显露出来。。。

  老师不让我们谈论别人的个案,也要求我们尽量不要跟别人讲述这些个案,为的是保护我们免于受到个案业力的影响,所以在此也不便多讲。

  3、出生练习

  做出生练习时,我跟一个学员Y搭档。她蜷缩在地上作为等待出生的婴儿,我站在她面前代表她的妈妈。开始时候没有什么反应,就听见旁边做练习的学员时时发出笑声,因为有人是难产,妈妈的代表会出现难产症状,非常痛苦。过了一会儿,我开始不由自主地往后仰头,并且一次次的往后弯腰,最后实在受不了了,一下子躺在地上,非常虚弱无力地呻吟着,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会儿,Y突然跑过来抱住我,吓了我一跳,她哭着说:“我们结束了,我看到你这么痛苦,就像真的看到妈妈生我时候的样子,我实在不忍心,我们就此结束练习吧。”

  后来轮到她代表我的妈妈,我蜷缩在地上准备出生,过了很久,我一动不动,一点都不准备出去。听到妈妈的代表开始呻吟,我有点不忍心,但是身体还是丝毫不动,又过了好一会儿,我终于有了动静,却是一下子瘫在地上不动了,我做过代表,知道这个动作意味着死亡。当时我心里有一个念头:我已经死了,我还没有出生就已经死了。

  想起妈妈提过我出生时候的情况,确实是生了很久都生不出来,最后终于出来了,我却是浑身青色,没有呼吸也没有哭声。后来接生医生把我倒提着,使劲打屁股,我才醒过来,开始哭。

  这种情况居然也能在练习中体现出来,真是神奇。

  听老师说,以前有个男学员做这个练习的时候,做了妈妈代表,体验到了生产时候的痛苦,他回去给他老婆买了好多好吃的,因为他终于体会到了女人生孩子是多么痛苦,他觉得他的老婆很伟大。

  4、遛狗练习

  最开始两人一组练习感知力,突然老师说要其中一个人做主人,另一个人做小狗,主人要去遛狗。我刚好就是做小狗的。练习之后总结时,老师让大家谈谈感想,有主人说觉得很为小狗操心,怕它丢了,有人说想炫耀自己的小狗,有小狗说觉得做小狗挺自由的,小狗也有小狗的世界。老师说,觉察一下,你们的这种心态是不是体现了你们平时的模式?

  我一下子惊觉:我做小狗时候就是乖乖地跟着主人走,有别的小狗来跟我交流,我根本不想理他,只想好好跟着主人,主人让我站我就站,我小心翼翼,生怕做的不合主人心意,生怕主人会不喜欢我。这完全就是我平日的模式啊~

  我的个案

  我最开始想做个案是想要解决工作事业方面的问题,我逃避了这么多年。但是那天看到有学员上去提了跟我类似的问题,却被老师驳回了,说这不是真正的问题。我就迷茫了,于是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,自己的问题就太多了,不知道先解决哪一个好。但是头脑几乎打结,看着乱糟糟满地的线头,不知道该先捡起哪一个……身上似乎背着一个又硬又厚的壳,让我感觉沉重,疏离,和昏沉……所以第二天下来,我都没有勇气走上去做个案。心里的迷茫,纠结,无助让我不知所措,坐在椅子上,突然觉察到自己正在陷入这样负面的情绪,意识到,这就是我的模式:遇到一点点障碍,就不知如何是好,就陷入无尽的沮丧和混乱。那一刻,问自己:你能否勇敢面对一次?慢慢的,感觉到一股能量在腹腔内升起,代替了之前的虚弱和空无,对自己说:也许,我是有力量去面对的。

1 2 ... 2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