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系统排列  >   近代发展  >    内容

谁在我家

作者:亨特·博蒙特|文章出处:网络|更新时间:2009-11-11

  家庭治疗师伯特·海灵格先生在吸引你的注意力、破除成见、调动清晰的思维方面,确有独到之处。

  “男性的主要目的就是为女性服务”,在一位男士因妻子将要重返学校,可能没有太多时间陪伴他的时候,海灵格这么对他说。

  “你要知道,当女人跟从男人的时候,实际上,大多数家庭运作得会更好” ,在一位女士因为丈夫调动自己必须改变工作而感到愤愤不平的时候,他这么对她说。

  他们两个都勃然大怒。那个男士深信海灵格是一个女权主义者,而女士则认为他是个大男子主义者。他们都要花一些时间,才能领悟到海灵格话中的寓意。

  海灵格在处理家庭面临的很多难题的时候,诸如疾病、死亡、自杀、外遇、分离、离婚、乱伦、人流等,始终能心如止水,始终在巡视着,等候解决方案的出现,等候那让爱得到修复的可能性。令人惊奇的是,他总是那么轻易地帮助人们从遭受的痛苦中发现希望,发现建设性的行动。然而,在对付那些囫囵吞枣的人和拒绝接受的人的时候,却毫不留情。他很多观察的结果让人大吃一惊,让人难以接受。

  “许多大男子主义者是依赖于女性的,许多极端的女权主义者,是离不开男人的。”“罪责和无辜并不等同于美好和邪恶。例如,宗教和政治上的暴行,通常是因为要忠于一些善意的良知。”

  他说:“当我毫无顾虑地说出我的观察时,即使人们感到震惊,但仍然要清醒过来,要考虑自己的处境,考虑应怎样看待事物。带领你走出困境的力量就在自己的心灵中。”清醒是抗拒操纵的最好防护。帮助人们真正吸取自己的经验,比得到他们盲目的赞同要好得多。

  在一次心理治疗训练小组课程之后,我第一次听到了海灵格的录音带,足足听了一个晚上。我是又着迷又反感,徘徊不定。我想:“一个心理治疗师怎么能说出这么教条、这么冠冕堂皇的话呢?”然而,他言辞中的深刻寓意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。在开始短暂的反感之后,我便为之深深地着迷,我认识到:“他的话并不只是冠冕堂皇,他是在描述。他正在描述事情内在的一面,而这些事情正是当事人和我自己经常做的。他描述的事情是多么真实啊!”

  第二天,我并没有还录音带,反而又听了一遍。那是海灵格的一次演讲,题目是“爱的法则”。在随后的两年间,只要我和朋友、和我的心理治疗训练小组的同事一起听这盒录音带,很多人都会和我一样有本能的反应,最初认为他在装腔作势:“让我告诉你真相是什么。”然而,当我们听完并讨论海灵格的观察结果时,就会清楚地知道他有超常的能力,能洞悉和描述出那些隐藏的让爱在家庭里得以流动的模式。他真实地说出了那些模式:“这是我观察到的。它帮很多人释放出了爱。我和你分享我的经验,但不要把我说的当成教条。自己去证实它。”过了一段时间,我们已不需要把他的话当作神明,因为我们都能看到,他所描述的事情正发生在自己的工作中。当然我们必须放弃许多原有的信念。

  伯特·海灵格重新发现了一些事情,那些事情和亲密关系中的爱有关,控制着人们并改变着他们的生活。他的发现如下:如果你想让爱繁荣茁壮,你必须按它的要求以去做,并克制自己不要做那些对它有伤害的事情。爱遵循“伟大的灵魂”的隐藏的法则。这本书中记载的治疗师的工作让人们看到,如果我们伤害了爱或忽视它的要求,会发生什么事情。同时也展示出,当我们的亲密关系恢复到原有的法则时,就会有治疗效果。它还让我们看到,孩子们无辜的爱如何盲目地使伤害持续下去,家族中早期的成员对后辈生活的影响会对爱的法则造成多大伤害。就好像石头沉没在河水上游时,引起的波浪和涟漪仍然会盘旋扩大,影响下游。

  爱的系统法则对我们的影响就像环境对一棵树的影响那样重要。如果一棵树能协调于地球引力和太阳牵引力之间,它就自然能垂直地向上生长,枝杈之间取得均衡。这种形式下,它是最稳固的。然而,如果一棵树不能按这种常规的方式生长,可能生长在峡谷的峭壁上,为了适应风、土壤、重力和太阳之间相互影响,它只能按照系统所允许的方式生长。这样的树和那些垂直的树相比并没有有什么不好,但它可能会不太稳固,可能没有生长在山谷里的同类们那么高。两种树都服从同样的自然法则,可是生活环境的动力却向它们施加了不同的压力。它们都能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最好方式找到系统的平衡。或者,我们可以把关系间的系统法则比作一股旋风,在它们卷起沙漠里的沙子和飘落的树叶并吹向空中之前,我们是无法看到它的。我们了解旋风,只是通过它对有形世界的影响。爱的法则是一种动力,系统的力量在我们的家庭和亲密关系中吹动、旋转。通过我们的痛苦和疾病,我们了解到它的变幻引起系统紊乱,就像通过落叶知道旋风一样。相反,从人们的幸福安详中,我们知道它和睦协调。

  当然,并不是所有痛苦和疾病都是关系紊乱引起的。然而,由于我们常常能对系统紊乱引起的痛苦做一些事情,因此,在我们的工作中,便对这一类事情特别关注。当我们明白那些能展示爱的系统法则时,我们也许能帮助遭受痛苦的家庭和个体找到解决的办法,并改变他们的心境。就算当事人一直都生活在憎恨、愤怒和自暴自弃当中,观察他们遵循爱的法则、自然而然地化为温柔和亲密的爱的过程,都会令人由衷地感动。但是,只是凭着意志力的抗争,并不能在关系中创造出有利于爱茁壮成长的系统平衡。正如伯特·海灵格所说:“洞悉爱的法则是睿智,跟从爱的法则是谦恭。”

  因为在亲密的关系中制约爱的系统力量并不是肉眼可见的,就像美丽的土星光环或者单细胞的移动一样。为了研究它们,我们需要增强自己感知的力量。在系统关系中,要把通常不可见的系统动力变得人人可见,伯特·海灵格所用的工具就是家庭系统排列。

  在家庭系统排列的过程中,一个参与者选择其他成员代表自己家庭里的成员,在房间里移动他们位置,直到他们彼此间的位置关系“感到”就像在家庭里的感觉一样。代表变成了原始家庭关系系统中的真人模特儿。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如果你真实地排列出自己的家庭,代表们就会产生一些感觉和想法,和他们代表的人在家庭中的感觉和想法非常接近,而这些他们事前并不知道。

  我们不知道代表们怎么能感觉到陌生人的表现。伯特·海灵格也拒绝推测这些,他说:“我解释不了这种现象,但我看到它们就是如此,并且能应用它。”人们在扮演素不相识的人时,能在自己的身上体验到那些人的感觉和需要,体验到什么对那些人有帮助,持怀疑的人是很难相信这些的。在后面的治疗笔录和案例报导中,有很多这类现象的例子。但是,如果你是坚定的怀疑论者,在没有机会亲身体验这种现象之前,你可能仍然不会相信。尽管如此,隐藏的系统动力可以让代表们的感觉在系统排列里发生变化,就像旋风让落叶变化一样,除非你对这种可能性保持开放的态度,否则你将不会明白随之而来的一切。

  在过去的30年间,很多不同的学派的治疗师都曾经运用了家庭系统排列,用来揭示运作在亲密关系系统中的动力。并不是伯特·海灵格发明了这种方法,但他发现了发展这项工作的方法,使破坏性的动力原形毕露。他发现,怎样才能用同样的方法帮助人们认识要做什么事情,怎样运用代表们反映来修改家庭动力,从而重建爱所需要的隐藏的系统法则,让爱可以毫无阻碍地流动。此外,难以令人置信的是,有些时候,在家族排列治疗引出好的解决方法之后,甚至没有在场的家庭成员的行为也会发生好的变化。

  这本书是一个经验性的现象观察报告 ,它并不符合科学文献的通常习惯。科学要求精确的语言,但那些打动不了灵魂深处。相反,诗和故事更接近隐喻,在探索事情意义的时候更符合灵魂的需要,从而让人能接受许多不同的阐述。科学研究的成功需要一环扣一环,因此大家只公认一个结果,但一首美好的诗歌却可以领悟出许多不同的意境。

  海灵格语言中包含了爱,他对哲学、故事和诗歌方面的兴趣,以及他切入人们日常抱怨、直指问题核心的能力,都确定本书并非纯科学的立场。他的言语是炽热的,并不仅仅是要传达信息,而是想引起触动和感动。从这种意义上来说,它是文学和应用哲学,任何对亲密关系感兴趣的人都可以阅读。

  伯特·海灵格不同意把灵性从科学和文学中分离出来。和心理治疗的主流相比,他无拘无束地运用“心灵”和“心”这些词语,只是用一种很特殊的方式。对他而讲,心灵一直在他的体验当中,是可以真实感受到的。心灵和思想、身体是截然不同的,但是它存在于后者之间。例如,渴望和思念,并不只是想法,而是我们可以感觉到的,好像疼痛、扭伤或烧伤一样的事情。然而它们和烧伤、割伤或撞伤引起的身体疼痛并不一样,是介乎它们之间。像孤独、期待、渴望、自闭和忠诚,只有心灵才知道这些事情。如果我们注意聆听它,它会告诉我们它需要什么、它爱什么。这一工作让人心动的地方,就是帮助人们在社会现行条件和政治意识形态的盲目压力下,学会辨别心灵爱什么、心灵需要什么。

  伯特·海灵格的灵性是接近于尘世的,是具体化、充满热情和肯定生命的。它拥抱着平常人的日常生活,是那些每天都在为了自己的痛苦和伟大而努力奋斗的平常人的生活。它把我们拉向生活,而不是让我们寻找逃避的途径。它赞美简单和平凡,它告诉每一个跌倒的人,无论心灵的渴望被什么压抑了,都将会在世界上发挥自己的潜能。这本书会让你记住怎样聆听自己的心灵,怎样面对伟大的整体的灵魂。

  本书最早是始于根达·韦伯,一个杰出的德国精神科医生和系统家庭心理治疗师。他提议记录和编辑一些伯特·海灵格的工作坊。那时候,海灵格的着作只出版了很少一部分。韦伯最初的构想是面对一个小圈子,使之成为对专业心理治疗师有用的资料。出人意料的是,德文版《变幻莫测的好运》(Zweieerlei Gluck)成了抢手的畅销书,引起了全国上下的称赞和争论。

  伯特·海灵格和我开始准备英译本,翻译韦伯的德文版,接着经过三年的准备,让它适合于大众读者。我们研究之后,对这些材料重新思考、重新写作和重新组织。增加了一些新材料,阐述了一些观点,澄清或删除了一些文字。为了提醒读者,我们描述的是在真实关系中的真实的人们,我们增加了一些治疗工作的笔录。眼前的这本书,是大家努力合作的结果。根达·韦伯和我用书面形式组织、调整、阐明、和发展了海灵格的工作,而海灵格自己才是最早的综合者。


标签: